三分快三計劃

中國化工產業現狀以及前景預測市場研究報告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17/11/01 16:17:11     來源:www.qw72.cn關閉
分    享:

我國是公認的化工大國,15年全球產量占比36%,絕大多數化工品產能都已居於世界第一。可是全球化工50強卻隻有中石化上榜,難免給人以大而不強之感,甚至有觀點認為我國龍頭企業未來幾年也隻能達到海外可比公司上世紀50-60年代的水平。但對任何產業而言,大都是強的基礎,先有高產量和高營收才能有其後的高利潤和高附加值。

  經過20多年發展,我國化工已積累了相當的實力,尤其是近幾年技術提升速度極快,各個子行業都不斷有世界級裝置投產,無論是規模還是先進性都居於全球前列,隨著盈利的大幅改善,未來技術升級速度還會更快。同期歐美企業卻受製於金融危機的影響,普遍削減了資本開支,裝置不斷老化,新產品研發也趨於停滯,對我國的優勢大幅削弱。

  目前我國化工已到了可以和歐美全麵競爭的臨界點,未來10年將會有一批龍頭企業實現對海外化工列強的追趕和超越,中國也將崛起為世界級化工強國!



1.從MDI看國產化工的突破


  說起我國化工產業的技術進步,市場第一反應無疑是萬華化學。

  02年萬華突破了國外的技術封鎖,自主研發出MDI生產工藝,實現了巨大的產業突破。但當時萬華隻有2萬噸產能,無論是成本還是質量都遠遜於海外企業。

  經過10餘年的發展,16年萬華MDI產能已達到180萬噸,躍居全球第一,成本和工藝能力也居於全球最高水平。


  並且萬華還通過投產PO、TDI,完善了整個產業鏈,成為各類聚醚材料的一體化供應商。在擴充上遊原料的同時,公司還不斷研發MDI下遊更為高端的精細化工產品,如HDI、TPU、改性MDI等等,可以說公司正在成為全球MDI領導性企業。其實萬華的成功隻是我國化工產業全麵升級的一個縮影,取得突破的子行業還有很多,以下僅舉幾例:


2.丙烯酸產業鏈

  09年國內最大的丙烯酸企業還是以BASF、台塑為代表的外企在華子公司,其產能也不過16萬噸,遠遠落後於國際先進水平。

  但民營的衛星石化在短短5年裏,產能就從4萬噸產能擴張到48萬噸,18年公司還將再投產36萬噸丙烯酸,同時上馬兩套45萬噸PDH實現上遊原料丙烯的自供。屆時不但總產量將趕上BASF,Arkema和Dow,居於全球第一梯隊,裝置的單套規模和成本控製也將達到全球最高水平。


  在丙烯酸最大下遊尿不濕用高吸水性樹脂(SAP)領域,公司過去5年產能也從3萬增加到15萬噸。但考慮該產品國內80萬噸和國際350萬噸的需求規模,目前又主要依靠進口,對應的市場空間仍然巨大。並且全球現有5大廠商中的三大雅、住友和Bayer都缺乏上遊原料丙烯酸配套,相比之下衛星的全產業鏈優勢非常明顯。未來5年如果能夠複製丙烯酸的趕超經驗,躋身全球5大,公司也將成為和BASF並駕齊驅的全球性丙烯酸龍頭企業。


3.C4產業鏈


  C4比C3產業鏈的產品規模要小很多,依然湧現出齊翔騰達這樣的優質企業。


  其10年上市時隻有4萬噸甲乙酮產能,規模在行業內並不突出,但經過近幾年的發展,已擴建到18萬噸產能,占國內70%和全球50%的市場份額,遠超當年全球最大企業日本丸善化工。而且公司還依托甲乙酮,新建了20萬噸異辛烷、35萬噸MTBE、20萬噸順酐和15萬噸丁二烯產量,構建起完整的C4下遊產業鏈。

  尤其是丁烷氧化脫氫法製丁二烯,改變了其傳統隻來自大煉化副產品的工藝路線,達到全球該領域最高技術水平。而丁二烯又是C4下遊體量最大的產品,總量高達1500萬噸,發展潛力巨大。雖然目前該工藝由於成本偏高還不具備經濟性,但是未來隨著全球輕質化帶來的丁二烯供給不足,如果價格上漲超過新工藝的成本閾值,公司也將有望成為該領域的全球“隱形冠軍”。 


4.PTA產業鏈

  12年以前我國作為紡織大國,PTA產能隻有2千萬噸,進口依存度超過30%,而且單套裝置小(80萬噸左右)、加工費高(700元/噸以上)、全球地位一般。

  但是其後我國PTA迎來了爆發性增長,新增產能高達1200萬噸,這些新裝置無論是單套規模(200萬噸)還是最低生產成本(350元/噸)都處於全球最高水平。

  現在我國不但是PTA的產量大國(全球占比70%),也是當之無愧的強國,在整個產業鏈上呈現了壓倒式的競爭優勢,海外已經幾乎沒有可以相提並論的對手。而且更為關鍵的是,我國在該產業鏈上還在不斷的向上延伸,從最初的紡織到滌綸絲、聚酯,再到近幾年的PTA,我國已經相繼成為全球霸主。


  未來該產業鏈的升級已經延伸到最源頭的煉油和PX,預計3年後,我國將新增PX產能1660萬噸,屆時將占到全球總產量的70%,一舉扭轉目前60%依賴進口的窘境,整個產業鏈也形成了從最上遊原油到最終端紡織品的閉環。


5.我國化工產業趕超是全方位的

  除了前文所述,我國在化工各個子行業都呈現了全麵趕超的態勢,很多企業都已居於國際領先地位。

  醋酸乙烯行業的皖維高新,玻纖行業的中國巨石,產能都居全球第一位;

  氟化工行業的東嶽和巨化,分別是全球第二代和第三代製冷劑最大企業;

  預塗膜行業的康得新做到了全球第一,並還在進軍光學膜領域;

  氨綸行業的華峰氨綸和炭黑行業的黑貓股份,都居全球第二位;

  鈦白粉行業的龍蟒佰利也提升至全球第四位;

  複合肥行業的金正大和史丹利、味精行業的阜豐和蓮花、維生素行業的兄弟科技和廣濟藥業、橡膠製品行業的三力士和聖奧股份等也都躋身於全球在該領域最具競爭力的企業。

  像這樣的例子其實還有很多,可以說我國全麵趕超國際水平的優秀化工企業已從星星之火漸成燎原之勢,屬於中國化工的時代正在來臨。


6.兼並收購助力產業騰飛

  行文至此,讀者恐怕都會感覺到我國化工產業並不弱,甚至在很多細分領域都已處於世界領先水平,那為何全球化工50強中卻難覓我國化工企業身影呢?

  主要原因就在於我國化工行業過於分散、優質企業往往都隻是在單一領域發展,不像國外發達企業大量通過兼並收購,業務領域橫跨多個化工子行業,自然收入和利潤規模也都遠大於我國企業。

  因此我國化工企業本質上不是大而不強,而是強而不大,單科冠軍很多,全能冠軍太少。

  但從海外發達國家的經驗看,周期性行業在發展中後期的產業集中度往往會快速提升,如洛克菲勒化工和卡內基鋼鐵的成長史中都有大量的兼並收購。而我國產業並購較少的根源還是在於部分國有企業即使競爭力不強,在預算軟約束下也難於破產,民企中的落後產能又由於所在地的環保和稅收監管不嚴而具備低成本優勢,同樣不易退出。可是去年開始的供給側改革,通過環保嚴查,關停了大量落後產能,還借助國家頂層設計,不斷推進國企的兼並重組,甚至在民企集中的地煉行業也成立了地煉集團,創造性的解決了產能過剩問題。


  除了國內並購以外,近幾年我國企業海外收購的步伐也在加快。

  如國內染料行業的龍頭浙江龍盛2010年收購全球最大的染料企業德司達,一躍成為新的全球老大,

  行業老二閏土也收購了德國的約克夏公司,我國整體染料行業的全球競爭力大幅提升。

  2011年萬華的母公司完成對博蘇的收購,建立了在歐洲發展的橋頭堡,並在隨後幾年大幅改善了博蘇的經營績效。

  中國化工集團近兩年海外並購也是大手筆頻出,先是收購了全球蛋氨酸巨頭安迪蘇和歐洲老牌輪胎企業倍耐力、再是並購全球農藥第七大企業ADAMA,今年又斥資440億歐元控股了先正達,不但填補了我國在轉基因種子方麵的短板,同時也躍居全球最大的農業企業。


  未來隨著越來越多的企業邁向全球化,產能走出去、技術引進來,也將助力我國化工企業獲得新一輪的快速發展。





我國化工產業的核心優勢在哪裏?


  縱觀過去30年我國化工產業的發展,從最初級的尿素、甲醇、純堿、氯堿、輪胎起步,逐漸擴展到三烯三苯、MDI、丙烯酸、工程塑料、有機矽等中遊化工品,最近又開始向更高端的電子化學品、精細化工品和新能源、新材料等方向延伸,製造能力越來越複雜,在價值鏈上的地位也不斷提升。

  可以說我們每突破一個子行業的技術壁壘,都會在很短的時間裏吸收知識、複製技術,並加以創新,最終憑借著市場規模和成本優勢做到全球第一,進而又以此為依托,繼續征服下一個子行業,全產業鏈推進的態勢非常驚人,而其背後體現的核心競爭力主要有以下幾點。


1.全產業鏈配套優勢明顯 


  曆史上的中華腹地北接大漠、西鄰高原、東南方向都是大海,封閉的格局形成了自給自足的經濟模式,使得我們天然就理解體係,發展任何產業都會采用係統化方式全產業鏈推進。

  體現在化工行業,就是我國的產業鏈配套異常完善,實現在從最低端的尿素、甲醇到最高端的新能源、新材料全覆蓋,該優勢不但冠絕發展中國家,在發達國家中也不多見。這既為下遊提供了廉價和充足的原料保障,也為上遊提供了海量的市場需求。

  展望未來,我國不多的產業鏈盲點也在被快速填補,如:過去3年利用美國頁岩氣革命帶來的廉價丙烷資源,我國新建了500萬噸PDH裝置,實現了丙烯自給,其投產速度和規模甚至都超過了更靠近資源的美國同行;

  未來我們還將利用美國乙烷出口的契機,大量新建乙烷裂解產能,進一步實現乙烯自給;

  另外還將通過新建大煉油解決困擾我國多年的PX高度依賴進口問題,基本填補上我國在上遊的最後幾個短板。

  如果未來油價漲回至80美元/桶以上,我國特有的各類煤化工技術也有望彎道超車,成為全球上遊最具競爭力的工藝。

  另外我們在SAP、PMMA、丁基橡膠、TDI、PC、水性塗料和氯化法鈦白粉等中遊領域也在快速突破,並崛起了一批優質的企業。


  下一階段隻要再攻克碳纖維、石墨烯、電子化學品、高端精細化工品等幾個製高點,就有望徹底打通整個化工產業鏈,屆時綜合配套優勢將進一步強化。


2.終端市場容量優勢明顯

  我國人口規模高達14億,是歐美的4倍、日俄的7倍,人均GDP超過8000美元/年,還在於以每年10%的速度繼續成長。

  沿海發達省份的3-4億人年收入已達到中等發達國家水平,消費能力並不遜色於歐美。

  內陸省份也在大量承接沿海的產業轉移,如鄭州、重慶等都建成了巨型產業基地,人民收入水平顯著提升。

  而且我國政府高端關注民生,致力於消除貧困和兩極分化,過去5年累計脫貧人數近6千萬,未來3年還計劃實現剩餘7千萬人口的全麵脫貧。

  另外針對部分城市房價過高,百姓獲得感不強的問題,大力推進棚改和公租房,改善城市低收入階層的住房條件。這些舉措都使得底層民眾也可以分享到改革成果,消費能力不斷提升,帶來了新的市場空間。

  可以說我國正在成為全球最大的單一市場,我國化工龍頭企業哪怕隻是做到工藝層麵的改良創新,占據國內的領導地位,規模上就很容易做到世界第一。

  從我們近鄰日韓的經驗看,其化工產業的發展,都是伴隨著下遊製造業全球占比的提升,畢竟本國產品更容易打進本國製造業的供貨體係。

  而我國化工下遊的中國製造也在全麵崛起,如家電領域的格力美的,工程機械的三一中聯,通信領域的中興華為、電子產品的聯想小米,和伴隨著“一帶一路”戰略快速走出國門的高鐵、核電和基建。

  另外未來10年,國產汽車、大飛機、芯片和OLED麵板等領域也有望突破,出現國際級品牌。未來隨著這些國產製造品牌在全球的攻城略地,我國化工產業也將以配套的形式大幅擴張海外市場份額。綜合國內外市場的空間,我國在任何單個化工產品上,都可能做到人類有史以來的最大生產體量,規模效應帶來的成本優勢將更為明顯。


3.基礎設施配套優勢明顯

  千年以來,我們都是大一統的中央帝國,擅於用舉國體製推進大項目,曆史上就建成了長城、大運河等舉世矚目的超級工程。

  09年以來,在基礎設施建設上也投入了海量資金,建成了全球最為高效的運輸網絡。

  目前我國高速公路總裏程13.1萬公裏,位居全球第一;

  高鐵總裏程2.2萬公裏,比全球其他國家總和還多;

  全球最高橋梁的前六名都在中國,跨江大橋已突破百座;

  世界十大港口中我國占據了7席,最大的上海港年吞吐量突破4000萬標準箱,占到全球10%,也是美國所有港口吞吐量的總和。

  如果將中美11年數據進行比較(其後美國不再更新),中國物流費用和周轉量為8.4萬億和15.9萬億噸公裏,美國為8.1萬億元和9.4萬億噸公裏,噸公裏成本為0.53元和0.86元,美國是中國的1.62倍。剔除倉儲後的噸公裏運輸成本中美分別為0.28元和0.54元/噸,美國是中國的1.95倍。僅看公路的話,中美的公路物流總量分別是5.1萬億噸公裏和4.2萬億噸公裏,總費用為2.7萬億元和4萬億元,噸公裏成本為0.53元和0.94元,美國是中國的1.79倍。

  11年以後我國還處在基建高峰期,60%以上的高鐵都是近5年開通,同期美國卻受製於政府開支不足,基礎設施日益老化,我國相比美國的優勢還在擴大。

  而且美國已經是全球最發達的工業國,如果和其他發展中國家相比,我國不單是交通基礎設施,在電力和水的供應、政治穩定、社會治安等方麵都是全方位的領先。

  很多發展中國家即使人力成本低於我國,但如果能源不能穩定供應、運輸成本過高、產業鏈缺乏配套導致供貨周期缺乏保障,製造業也難於我國競爭。另外我國電商發展領先全球,很多不必要的流通環節都被簡化,貨物周轉率大幅提升,企業庫存成本顯著下降。可以說物流網、能源網、信息網,三網融合正在共同編織起一個高效快捷的中國基礎設施體係。


4.政府支持優勢明顯

  曆史上我國的產業策略就是重農抑商,嚴厲打擊投機,鼓勵民間資本勞動致富。改革開放以來,政府也通過各種扶植政策鼓勵製造業的發展。

  雖然近10年地價漲幅很大,但由於土地國有,即使商業和建設用地屢屢拍出天價地王,工業用地轉讓仍然維持在很低的價格,兩者價差一般在8倍左右,甚至一線城市可以達到16倍之多,這方麵的隱形政府補貼金額非常巨大。

  另外優質化工企業一般都可以享受到15%的高新企業優惠稅率,其在技術研發和新項目建設上的投入還能獲得政府補貼,如萬華化學八角項目今年的財政補助就高達12億元。

  針對化工產業高度依賴配套的特點,國家還通過頂層設計規劃了沿海7大化工產業基地,地方政府也結合自身條件,建設了很多地區級的化工產業園。

  通過將上下遊集中在一起,降低了運輸成本和供貨周期;集中供熱和排汙也降低了企業運營成本;並且產業高度集群也有利於副產品綜合利用,變廢為寶。可以說強勢有為的政府的大力支持,也為我國化工發展提供了重要助力。




5.工程師紅利優勢明顯 

  09年我剛入行在撰寫10年的年度策略報告時,查到的兩個數據讓我至今都印象深刻,

  一是我們每年化工專業畢業生接近40萬人,而美國隻有3萬餘人,且很多還是外國留學生;

  二是我國化工企業的員工薪酬僅為海外的1/10,這些都保證了廉價的高素質勞動力可以源源不斷的補充到我國化工產業。

  過去10年,雖然我國新增勞動力下降了40%,但是大學畢業生增長了7倍,科研經費增長了21倍,15年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達到56.2%,工程師紅利已經取代人口紅利,成為支撐我國成為世界工廠的最核心競爭力。

  從研發人員看,14年我國為371萬,超過歐美,居全球第一;

  從研發投入看,15年我國超過1.4萬億,全球占比20%,僅次於美國的28%,但領先於歐盟的19%和日本的10%,

  如果未來還能以10%的速度增長,2023年就將超過美國,成為全球第一。


  科技的產出本質上就取決於人才和經費投入,我國人才儲量已是全球第一,未來5年投入也將達到全球第一,屆時科技增量就有望超過美國,中國製造正轉向中國創造。


  具體到化工行業,我國化工畢業生人數遙遙領先歐美,過去3年A股全部上市化工企業研發投入年均增速高達27%,總計230億元,海外化工50強總計雖有1400億元,是我們的6倍,但增速僅為5%,遠低於我國,兩者差距正在大幅收窄。

  另外海外研發投入以新產品開發為主,不確定性很大,我國則主要以吸收引進技術和工藝創新為主,投入產出比要高很多。因此我們能看到越來越多的產品被我們突破。

  曾幾何時六氟磷酸鋰還可以賣到30萬元/噸,隨著多氟多等公司研發出同類產品,價格就迅速跌至8萬元/噸,我國電解液也從無到有,目前全球占比已超過60%,增速還遠高於海外企業。

  除此以外,我國整個鋰電產業鏈都呈現爆發性增長,

  正極材料全球占比50%以上,磷酸鐵鋰居於絕對壟斷地位,三元材料雖弱於日韓,也在奮起直追;

  負極材料隻有中日兩個玩家,我們還在不斷蠶食日本份額;

  唯一的產業盲點隔膜材料,隨著星源材質的上市和滄州明珠的高增長,全球占比也快速提升。

  除此以外,鼎龍股份在彩色碳粉、康得新在光學膜和碳纖維、萬華在HDI、改性MDI、水性塗料等高端聚氨酯領域都在全方位的突破。


  未來隨著我國企業盈利的大幅改善,研發投入還會繼續高增長,這也吸引了越來越多的海歸人才回國就業,進一步縮小了與國外的技術差距,未來我們也將不斷征服新的技術高地。



  我們自古以來注重教育,培養出的人才紀律強,效率高,工作態度端正,可以組織起幾十萬、甚至上百萬人來高效協同、集約化生產,這也保證了我們成為世界工廠,並在成本競爭層麵罕有對手。

  如果說我國人才上的不足之處,就在於教育方式過於強調服從而非創新,培養出的人才均值雖高,但方差不大,不利於原創性、突破性的發明,在大的產業變革階段經常落後於歐美。

  可目前的形勢是,基礎科學已經很多年沒有大的突破,化工所謂的高端產品也都是幾十年前就研發出來的,歐美雖然還居於全球產業分工體係的頂端,但技術進步基本停滯,和我們的差距正在大幅縮小,越來越難保證以絕對優勢繼續統治全球工業體係。

  而我們則很擅長對現有技術做改良創新,在應用層麵並不遜色於西方,隻不過由於晚發展了幾十年,積累尚顯不足,但這些都可以用時間來彌補。按前文數據線性外推,2026年我國上市企業研發投入就將超越全部歐美巨頭的總和。這個過程中將不斷打破外企存量的技術壟斷,並將其拉至成本競爭這個我們最為擅長的領域。




6.人口基數優勢明顯

  我們的市場容量和工程師紅利優勢,歸根到底還是植根於我國龐大的人口基數。工業革命後,現代工業越來越複雜,一個獨立完整工業體係所需的人口基數成倍增長。工業人口的多寡,直接決定了工業國的發展潛力、發展速度以及工業升級速度,小國寡民愈發難以參與這種巨頭的競爭。

  一次工業革命時,比利時4百萬人口就能成為列強,霸主英法德的人口級數也隻有2千萬左右。到了二次工業革命,工業強國的人口入門條件已提高至5千萬人,霸主級則需要億級人口支撐。因此二戰初期,7千萬人口的德國可以1個月內就征服4千萬人口的法國,但遇到億級人口的蘇聯,即使開局同樣摧枯拉朽,但蘇軍還是有能力在損失近3千萬人口的情況下,最終取得二戰的勝利。這背後除了戰略戰術以外,更多的還是實力使然。人口8千萬左右的德國和日本,縱使傾盡全力也無力構建起完整的軍工體係,同時稱雄於陸軍和海軍,自然無力與億級人口的美蘇爭奪全球霸權。


  第三次工業革命後,蘇聯加東歐不足3億的人口規模,麵對不斷升級的軍備競賽在人口上不堪重負,隻能將有限的勞動力集中於重工業,無力滿足和民生更為相關的輕工業和新技術研發,整個工業難於自我升級,沒能跟上信息化時代的浪潮,和美國主導的近10億人口的國家集團差距越拉越大,民眾對自身體製產生懷疑,最終走向了解體的命運。而美國雖然打贏了冷戰,但也無力單獨承載日益龐大的產業鏈體係,製造業不斷向海外轉移,隻保留了部分關鍵分支,產業空心化明顯。

  目前我國已是第三次工業革命產業鏈最為完整的國家,僅欠缺部分高端製造業,但歐美這部分就業人數預計不超過1億人,我們隻要幾千萬人口承接就可以滿足自給。屆時全球將隻有我國具備足夠量級的高素質人才向第四代工業革命發起全方位的衝鋒,並有望成為最先實現突破的國家。再下一個時代的人口閾值預計要到幾十億的規模,超出了任何主權國家的極限,相應我們也可以通過“一帶一路”戰略,將沿線待發展國家納入到我們的產業鏈中,最終實現中國版共同富裕的“天下體係”。




海外化工競爭優勢正在削弱


  近兩年我們在研究海外化工產業時發現了很多有意思的現象:11年以後,隨著頁岩氣革命的爆發,北美乙烷價格降至不足1000元/噸,是同時期我國石腦油價格的1/7,毛利率高達50%以上,但新增產能卻很有限,而且至今都沒有順利達產。

  另外今年製冷劑價格大漲,R32從2萬元/噸最高漲至10萬元/噸,歐洲最大企業Arkema卻在如此暴利的情況下選擇了停產,完美錯過本輪暴漲。

  上述現象以國內標準衡量無疑難以理解,但凡存在必有其合理性,這背後其實體現出海外化工有很多結構性問題,其相對我國的競爭優勢正在迅速削弱,具體如下。

1.低端產能退出造成產業配套困難

  過去幾年,隨著中國製造業的崛起,歐美很多中低端產能都選擇了退出。但對於化工這種產業鏈漫長、上下遊配套要求很高的行業來說,局部退出也會起到牽一發動全身的效果。

  例如隨著歐美印染、電解鋁等產能逐步關停,燒堿需求大幅萎縮,再疊加我國PVC海量擴產帶來的激烈競爭,歐美氯堿行業出現大規模的退出,坐擁廉價頁岩氣資源的美國廠商都從5家整合為3家,成本最高的歐洲三大企業更是合並為一家,Arkema也在去年底選擇了退出該行業。這就造成其下遊製冷劑的原料氯氣供應中斷,氯氣又極難儲運,沒有上遊氯堿配套基本上是無法供應,製冷劑最終隻能被迫停產。本土製冷劑產能退出又提升了歐洲冰箱、空調的采購成本,進一步削弱了其競爭力。就如我們前文所說的大是強的基礎,歐美產能雖然看似高端,但喪失了中低端產能的原料配套,就成了無根之木、無水之源,多米諾骨牌正一塊塊被推倒。近年來歐美主流企業不斷兼並重組、剝離產能,退守至更高端的領域,我國則大舉收購,也證明了攻守之勢已經發生了根本的逆轉。



2.北美產能為何不擴產?

  頁岩氣革命後,北美化工坐擁廉價資源和先進技術,理應成為製造業再工業化的急先鋒,可結果是隻看到企業盈利改善,卻沒有看到大規模的產能擴張,令人大失所望。主要原因在於:

  其一、美國化工產業已經去工業化接近20年,就業機會不斷萎縮,年輕人很少報考和學習該專業,存量人員老化,缺乏新鮮血液,雖然頁岩氣革命給行業帶來巨大發展機會,卻沒有足夠的勞動力儲備去承接。據海外報道,連裝置安裝過程中的高級焊工缺口都達到了30%,更不用說經驗要求更高的操作工;

  其二、北美新建產能需要大量基礎設施配套,如港口、管網,鐵路等,這在美國無疑也是很難在短時間內建成的;

  其三、美國本身是成熟市場,化工品需求增速很慢,大量擴產必然主要麵向出口市場,不確定性也很大。因此廉價資源隻改善了盈利,並沒有帶來產能的大幅擴張。


3.北美資源優勢正在削弱

  展望未來,隨著油價暴跌和廉價氣頭原料出口,美國頁岩氣革命帶來的成本優勢正在大幅削弱。等熱值油氣比11年最高達到10倍,但其後油價被腰斬,氣價又翻倍,現在已降至2倍左右。而且隨著美國丙烷的大量出口,拉低了全球氣價,導致其和美國逐步接軌,甚至有時階段性還低於美國。

  未來幾年美國乙烷和天然氣也將大量出口,兩者和全球價差有望複製丙烷經驗逐漸被填平,美國成本優勢還將進一步削弱。

  更為關鍵的是,近兩年我國在煤化工領域的技術進步非常明顯,成本下降速度很快。例如雖然美國氣價和電價都很低,但15年最大PVC企業Olin化工的EBIT Margin也隻有9.3%,對應淨利率為負,對我國西北煤化工的競爭優勢並不明顯。未來如果成本優勢再被削弱,美國近幾年剛剛有所複蘇的石化產業,恐怕又難逃曇花一現的命運。


4.海外成本顯著高於我國

  近兩年我們研究海外公司,最大的感觸就是其在同種產品上的成本遠超國內企業。

  例如MDI領域,16年巴斯夫、科思創與萬華收入非常接近,相差不到10%,但盈利卻隻有萬華的41%和23%,原因就在於前兩者的三費高達19%和17%,而萬華僅為6.4%。

  丙烯酸領域中由於衛星石化與Arkema收入體量不同,我們僅比較EBITDA Margin,分別是19.3%和11.7%,相差也接近一倍。尤其需要指出的Arkema是將丙烯酸及下遊塗料做為溶劑板塊統一披露,丙烯酸大體占到該板塊收入的一半,塗料業務毛利率正常情況下,應該是遠高於丙烯酸,所以兩者的真實盈利差距還要更大。

  其實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可以說隻要海外企業沒有技術專利保護,單純在成本競爭層麵,我國的優勢是碾壓式的。而這背後的原理也不難理解,畢竟歐美已經富裕了幾代人,整體生活標準和收入標準太高,自然成本控製就很難做到我國的程度。僅以管理費用為例,歐美企業高管動輒就是百萬、甚至千萬美元的年薪,而我國化企高管連上百萬人民幣年薪的都不多見,兩者在成本上如何競爭?除非海外企業肯將其收入降至與我國同等水平,否則在同類產品上的成本競爭就會一直處於劣勢。



5.海外裝置嚴重老化


  近20年海外企業在傳統化工領域很少投資,甚至在這幾年歐美持續零利率的刺激下,企業也寧可回購股票也不新建產能,03年至今的股票回購金額高達7萬億美元,經濟嚴重脫實向虛,和我國同期的海量產能投放形成了鮮明對比。

  這也造成了海外產能嚴重老化,競爭力大幅下滑,像BASF路德維希這種聖殿級的產業基地,都是建成於上世紀80年代,距今已有40年曆史,即使當時的設計理念和裝置再先進,和以萬華八角工業園為代表的中國最新一代產業基地相比,還是漸成落日黃花,甚至前期還屢屢發生鐵路橋坍塌、管網爆炸等嚴重事故,體現出其競爭力的大幅削弱。

  而且海外像這樣超期服役的產能還有很多,這就像當年的北洋水師,雖然號稱遠東第一,船齡卻比日艦早了整整一代,同等噸位下的主力艦航速和動力僅是後者的60%和40%,最先進的速射炮數量比竟達到97:0,在與我國09年以後才建成的主體產能競爭時,難免會重蹈甲午海戰的敗局。



中國化工未來展望

  展望未來,歐洲和日本化工產能居於全球成本曲線的最高水平,在電動車、智能手機等新興下遊領域的發展又落後於我國,其擅長的高端精細化工領域也在坐吃山空,技術上不斷被我國突破,未來將呈現持續萎縮狀態。

  例如歐洲明年就將退出120萬噸PVC產能,占比20%,日本未來3年也將關停近2千萬噸煉油產能。

  美國雖然依托廉價原料,近兩年化工有所起色,但從曆史看,任何大國一旦開始去工業化進程,想再重拾工業化都鮮有成功先例,畢竟製造業賺錢太過辛苦,資本一旦習慣了投機的暴利,就很難再“由奢入儉”,更何況頁岩氣革命帶來的廉價資源即將被全球分享,成本優勢正大幅削弱,再次複興的難度很大。

  相比之下,我國還處在如火如荼的工業化曆史進程之中,2010年我國工業產值超過美國,躍居全球第一,截至15年已達到美歐日等西方國家總和的67%。如果未來兩者增速差還能維持在6%,則2025年我國就將全麵超越所有發達國家工業產值總和。化工作為給工業配套的材料行業,其全球占比也應和整體工業產值匹配,達到50%以上。

1.中國化工未來發展兩大方向

  我國很多基礎大宗品,如三酸兩堿等全球占比都超過了50%,增長空間比較有限,未來上遊發展方向無疑要在還大量進口的產品中尋找機會。

  其中16年乙烯和PX的當量進口量分別超過1400萬噸和1200萬噸,金額都在千億以上,有待通過未來的新建大煉化和乙烷裂解填補。

  雖然大石化技術上比較傳統,不為資本市場偏愛,但從海外可比經驗看,全球化工50強中除杜邦等極少數企業,大都擁有相當體量的煉化產能,如台塑、雪佛龍等更是以煉化業務為主。

  另外大煉化還提供了三烯三苯等重要石油原料,給了企業相當大的向下延展空間,如陶氏化學、利安德巴塞爾、英力士等都是依托上遊煉化成為中遊化工產業巨頭,因此這個行業是可以產生很多大市值企業的。

  而且我國絕大多數煉化產能都在中石化手中,新進入企業又都是民營PTA巨頭,如果能憑借更為高效的管理和成本控製能力,將PTA行業的發展曆程複製在煉化行業,將有望實現市值的重大飛躍。


  除了上遊大煉化以外,未來更大的發展方向無疑就是我國尚未攻克的產業短板和新能源、新材料。從曆史經驗看,我們每突破一個下遊應用,都會給上遊產業鏈中的化工企業帶來一輪新的發展機遇。如伴隨著顯示麵板行業京東方的崛起,康得新等電子化學品企業就獲得了快速的成長。

  未來隨著我國大力推進芯片國產化,與之配套的光刻膠、電子特種氣體、封裝材料、高純試劑等行業無疑也會迎來大發展。還有我國汽車輕量化和大飛機的發展,對碳纖維、聚碳酸酯等高端工程塑料也提供巨大的市場空間。

  另外新材料領域的聚苯硫醚、聚酰亞胺我國都還有待突破,新能源領域的各種鋰電池、燃料電池材料等未來也存在著爆發性增長的機會。


2.研發將成為未來企業的核心競爭力

  過去我國企業的發展方式主要以數量型為主,強調成本控製和產業規模,這也成為我們最關注的化工企業核心競爭力,甚至這兩年的周期性行情還進一步強化了這個選股邏輯。

  但展望未來,我國企業已經進入和發達國家全麵比拚品質、比拚研發的階段。相應這就對企業能力提出了新的要求,僅僅以成本控製、產能擴張見長的企業很難適應未來的發展,企業核心競爭力必須轉向技術研發和產品創新,這才是未來最重要的選股邏輯!

  我國化工研發人員數量龐大,水平普遍不遜色於歐美,但薪水卻隻是其幾分之一,這也決定了我國做同樣的研發,投入遠少於發達國家。其實相比大宗化工品原料高度依賴進口油氣,我國在研發投放所需人力資本上的稟賦優勢無疑更為突出。而且隨著近兩年的周期反轉,很多化工企業盈利都達到幾十億的規模,未來如果能找到好的產業方向,完全有能力大手筆投入研發,積極推進上下遊整合,最終發展成為平台型企業,並衝擊世界化工50強。


3.中國版世界化工50強


  我國已經是全球排名第一的製造業大國,在鋼鐵、水泥、家電、汽車、手機等行業的全球50強中,都有大量的中國企業,但化工行業卻隻有中石化上榜,這既表明了不足,也代表了巨大的發展空間。

  16年化工50強最後一名是科萊恩,其收入規模為413億人民幣,今年萬華化學前三季度收入已近達到389億元,全年營收大概率就將衝入全球50強。

  並且憑借著今年近百億的巨額盈利,公司未來有幾百億的投資能力用於新項目建設,營收規模還將繼續大幅增長。

  康得新作為國內化工行業市值第二大的企業,一直以3M為對標企業,致力於高端化工新材料領域的發展,在預塗膜、光學膜、柔性材料領域都是國內龍頭,並且還在進軍裸眼3D、VR顯示等新興領域,集團層麵也在大力推進碳纖維項目的商業化,其16年收入為92億元,淨利潤近20億元,過去5年收入和利潤的複合增速為43%和81%,如果線性外推,再有4年收入規模就將達到550億元以上,大概率也將衝入世界50強,如果以利潤衡量其超越所需時間還要更短。

  榮盛石化作為我國PTA的龍頭企業,未來還將通過新建的浙江石化切入上遊煉化領域,19年1期項目全麵達產後預計新增收入將達到上千億元,屆時公司也有望衝入全球50強。

  其實國內正在快速發展的化工企業還有很多,如立誌成為全球最大丙烯酸企業並進軍乙烷裂解的衛星石化、PTA另三家巨頭恒逸石化、恒力石化和桐昆股份,都有望最終進入全球50強俱樂部。


4.中國化工未來在品牌和創新

  從中華文明的曆史規律看,隻要政治穩定,30年必有所成、50年則有大治,70年就將進入盛世。

  從78年改革開放算起,我們已經和平發展了40年,積累了相當的國力,未來配合技術進步和精細化程度提升,10年之內就有望在高端製造領域與日本、德國並駕齊驅,中國製造也將成為全球一流製造的代名詞。國內化工在現有絕大多數產品上都有望做到全球規模和效益第一,我國也將崛起為世界級化工強國。

  20年內如果再依托“一帶一路”和軍事現代化,構建起人民幣主導的全球化金融體係,綜合國力將和美國全麵接軌,我國製造業也將具備全球性品牌溢價。

  我國下遊消費類化工品,如輪胎、塗料、日化、潤滑油等行業將湧現出一批世界級品牌,有望複製阿克蘇、路博潤等50強企業當年向全球品牌輸出的成功經驗。

  從更長期看,我國將憑借著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創新人才集聚,拓展出人類生產力的新邊疆,引領新一輪工業革命,並推動全球進入下一輪康波繁榮期。

快彩平台_快彩平台網址_快彩平台官網|網上購彩_網上購彩app_正規網上購彩網站|無限娛樂官網_無限娛樂app|壓莊龍虎遊戲_壓莊龍虎技巧|時時彩平台_時時彩技巧|博盈彩票計劃軟件| |